尚学雅集 | 著名敦煌学者樊锦诗先生讲述莫高窟保护七十年的历史

2015-12-16 12:56:30

尚学雅集,文化奥普。12月15日,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夜幕下的申城灯火辉煌,初冬的天气已凉微寒,虽然时令已经过了大雪,可真正的严寒却远远没有到来。位于浦东新区张江高科技园区现代医疗器械园的上海奥普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在灯火的映照下静谧无言,一切都显得温馨而祥和。


18时许,著名敦煌学者、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先生带着敦煌文化的神韵和风采步入奥普尚学雅集文化讲坛。奥普三楼多功能大厅张灯结彩,座无虚席,崇尚文化热爱生活的奥普人静静等候樊锦诗先生的到来。质朴的穿着、纯净的笑容,尊敬的樊锦诗先生在大家的期待中安然落座。

图片关键词
一杯白水,一袭素衣,樊锦诗先生一如既往。除了讲课用的苹果笔记本电脑外,在她身上看不到现代人的时尚和潮流,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她的伟大和高远。大家纷纷拿出准备好的有关敦煌历史的书籍,请先生签名留念。清秀的文字,隽永的笔法,笔墨舞动之间,奥普文化讲坛徐徐拉开帷幕。


奥普尚学院秘书长、产品专家兼国际市场部总监顾敏晔老师代表徐建新董事长和李福刚总经理暨全体奥普人对先生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和崇高敬意。


顾敏晔老师说,一个多月前的晚秋时节,奥普创始人徐建新董事长一行怀着笃诚而敬畏的心走进敦煌,有幸拜访樊锦诗先生。聆听了先生的教诲后,徐建新董事长邀请先生方便的时候到上海讲经说法,传道授业。今天,先生在结束了美国、北京之行后,不顾旅途劳顿如约而至,这是奥普人的荣幸,也是对奥普人莫大的鼓舞。


尚学雅集是奥普策划,尚学院主持的大型主题文化活动,旨在弘扬尚学之风,荟萃高才雅集。顾敏晔老师说,今天樊锦诗先生为我们开启了尚学雅集的第一乐章。以此为契机,尚学雅集奥普主题文化活动将正式启动,计划在2016——奥普文化年举办20场高水平的人文、科学、艺术类专题活动,为中国iPOCT旗舰团队奥普成立20周年献礼。

图片关键词

说到就要做到。樊锦诗先生说,徐建新董事长是有恩于敦煌的人,我答应了他就必须要来,也感谢大家听我唠叨。


守护敦煌艺术宝藏、传承人类文化遗产,樊锦诗先生以《敦煌莫高窟保护七十年》为题开启了精彩演讲。樊锦诗先生说,历经1000多年营造的莫高窟以其绵长的历史、丰厚的遗产、巨量的信息、珍贵的价值,在中国和世界上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成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艺术的表征。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莫高窟地处丝绸之路的一个战略要点,它不仅是东西方贸易的中转站,同时也是宗教、文化和知识的交汇处。莫高窟的492个小石窟和洞穴庙宇,以其雕像和壁画闻名于世,展示了延续千年的佛教艺术。

图片关键词


樊锦诗先生说,敦煌莫高窟符合世界文化遗产的第一、二、三、四、五、六全部六类标准。按照世界遗产遴选条件规定,文化遗产只要达到六条标准中的一条,就可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而莫高窟符合全部六条标准,说明莫高窟具有无与伦比的多方面的价值。


樊锦诗先生认为,世界文化遗产莫高窟的珍贵价值无与伦比,独一无二,它不可再生,其生命只有一次,是无法替代的人文资源。一旦遭受任何破坏或损失,就将永远消失。樊锦诗先生从三个时期介绍了敦煌莫高窟七十年保护的风雨历程和沧桑岁月。

图片关键词


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时期(1944-1949)


元明400年来,随着丝绸之路的衰落沉寂和嘉峪关的封闭,莫高窟长期处于无人管理,任由自然损毁、人为破坏甚至偷盗劫掠的境地。


1942年,中华民国政府决定将莫高窟收归国有,第二年成立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筹备委员会。1944年,根据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提出的“寓保护于研究之中”的倡议,成立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以保管研究莫高窟为主,也兼及敦煌西千佛洞、安西榆林窟的保管工作。


首任所长、著名画家常书鸿先生和他带领的10多名有志青年,从大城市来到边陲小镇敦煌,清理积沙,修筑围墙,建章立制,调查编号,临摹壁画,举办展览,开展了一系列艰苦卓绝的工作。


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的创立,标志着荒芜400多年的艺术宝库翻开了新的篇章,前辈们筚路蓝缕、含辛茹苦的奉献和建设,为以后敦煌石窟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敦煌文物研究所时期(1950-1984)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文化部将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更名为敦煌文物研究所,任常书鸿为所长。制定了“保护、研究、弘扬”的工作方针。

1961年,敦煌莫高窟、西千佛洞和安西榆林窟被国务院批准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文化大革命期间,周恩来总理明确指示不能破坏文物并拨巨款,以“支、顶、挡、刷”技术开展崖体加固修复工程。

图片关键词


敦煌研究院时期(1984-2014)

1981年8月,中共中央领导人邓小平同志率领王震、王任重等中央领导同志视察莫高窟,对推动敦煌石窟事业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1984年,甘肃省委、省政府决定将敦煌文物研究所扩建为敦煌研究院。1987年,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在批准莫高窟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文件中指出:主席团提请中国当局注意,这一文化财产(壁画)面临危险,必须特殊保护。


敦煌研究院严格按照《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的规定,认真担负起对莫高窟“真实、完整地保存并延续其历史信息及全部价值”的神圣职责。


2003年,甘肃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并颁布实施《甘肃敦煌莫高窟保护条例》,为莫高窟的保护、利用和管理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支撑和法律保障。


1998-2004年,制定了《敦煌莫高窟保护总体规划(2006-2025)》,对莫高窟价值及其本体和环境保护、保存、利用、管理和研究进行了系统而全面、科学的评估,制定总体规划的目标、原则和实施细则;按照保护、研究、利用和管理四个方面制定分项规划目标与对策,编制主要措施与分期实施计划;提出规划实施的支撑体系。


为了永久保存、永续利用敦煌石窟文物信息,经过多年探索和研究,形成了一整套先进的数字影像拍摄、色彩校正、数字图片拼接和存贮等敦煌壁画数字化保存技术,实施了建立全部敦煌石窟数字影像档案工程。


根据莫高窟日游客最大承载量的研究结果,将敦煌艺术做成数字电影,在游客中心放映高清宽银幕电影《千年莫高》和高清球幕电影《梦幻敦煌》,使游客在参观洞窟前对敦煌艺术获得更好的欣赏和全新的视觉体验。


为实行莫高窟游客日最大承载量,实现游客“总量控制、网络预约、电子支付、实名购票、数字展示、实地参观、优质服务”的开放管理新模式,达到既减轻莫高窟开放压力、有效保护洞窟文物,又丰富游客体验,保障游客充分地享受莫高窟文化之旅。


敦煌研究院负责的莫高窟遗址旅游开放与管理工作,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评选为世界遗产旅游管理的最佳案例和国际上践行《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的最佳案例。

图片关键词


樊锦诗先生说,一代又一代的敦煌人坚持和传承“坚守大漠、勇于担当、甘于奉献、开拓创新”的莫高精神,使敦煌石窟的保护、研究、弘扬事业持续不断地向前推进,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从当年的举步维艰到今天的蓬勃发展,莫高窟走出甘肃,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在保护中有序开放,在开放中持续保护。樊锦诗先生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七十年的辉煌成就,是敦煌研究院发展壮大的基础,也是迈向“志于学”的历史新起点。


三个小时的讲座,全场鸦雀无声,大家跟随樊锦诗先生的精彩演讲穿越时空,回顾历史,感受文明。正如樊锦诗先生所言,一个洞窟就是一个美术馆,像莫高窟这样经过一千年匠心营造、一千年文献典藏、一千年信息积淀的艺术宝库全世界绝无仅有。莫高窟高不可攀、深不可测,中国历史文化的研究离不开莫高窟。世界文化遗产很多,敦煌莫高窟无疑是最具标志性的。

图片关键词


文化是人类生生不息的源泉。徐建新董事长说,以莫高窟为代表的敦煌文化是人类文明的根本所在,不容忽视也不能忘记。我自2011年走进敦煌,第一时间为之折服而动容,敦煌文化是人类文明的瑰宝,是中西文化融合的丰碑。


徐建新董事长说,捐助莫高窟第231洞窟是我们全体奥普人的荣幸和荣耀。“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徐建新董事长认为,以常书鸿先生、段文杰先生、樊锦诗先生为代表的敦煌学者为弘扬敦煌文化以身相许,一生守候。他说,前辈学人的高尚情操和治学风范永远值得我们学习,今生,我们愿意和敦煌文化心手相牵,一生相伴。


讲座结束后,徐建新董事长陪同樊锦诗先生参观了奥普画廊。著名青年海派画家胡时、林林就飞天、月牙泉、鸣沙山等敦煌元素创作的新作《梦幻敦煌》向樊锦诗先生作了汇报。

图片关键词


一个人的美丽并不是容颜而是所有经历过的往事。在心中留下伤痕又褪去,令人坚强而安谧。在樊锦诗先生身上,我们感受了优雅和淡然,这是一种阅历,也是一种沉淀。年逾古稀,气质若兰,我们永远相信樊锦诗先生说过的话:简单相信、傻傻坚持,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要把事当一回事。


临别之际,徐建新董事长带领大家和樊锦诗先生合影留念并撰文为志。


锦绣中华唯莫高风流,诗书文章尽敦煌璀璨

图片关键词

奥普生物

上海浦东张江现代医疗器械园瑞庆路526号

服务热线: 86-21-5072080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六8:30~17:30

邮箱:upper@poct.cn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